<td id="x59cy"></td>
<pre id="x59cy"><ruby id="x59cy"></ruby></pre>
<table id="x59cy"></table>

<object id="x59cy"><nav id="x59cy"></nav></object>
    <table id="x59cy"></table>

    <tr id="x59cy"><strong id="x59cy"></strong></tr>

    (工作日:9:30-18:30)

    在線QQ

    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    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    微博西部散文網

    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gebtly.com.

    網站閱讀量:49682129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    請稍候...
    • 第十屆西部散文節暨聚壽山文
    • 第十一屆西部散文節在青?;? width=
    • 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頒獎
  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  • 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分會

    西部散文網

    >

    美文欣賞

    >

    正文

    千萬和春住

    來源:解放日報
    作者:何永康
    發布時間:2019.04.28

    宋代詞人王觀寫過一首送別詞《送鮑浩然之浙東》,其中有“才始送春歸,又送君歸去。若到江南趕上春,千萬和春住”的句子,寫得輕盈靈動、真摯美好,如今一到春天就會風行網絡,成為“熱詞”。

    但當時詞人的心境卻是悵然若失的沉郁:剛剛戀戀不舍地把春天送走,又要傷肝動腸地送朋友走了,叫人情何以堪。好在朋友的前程是江南,還可能趕上那里的略微遲到的春天。王觀送別之地是浙江中部,朋友鮑浩然要去的是浙江東部,因浙東距海更近,升溫較慢,故而春天要比浙中要來得晚些,也去得晚些。所以雖同屬江南,也有春天歸去了的“此江南”和春天尚在的“彼江南”之別。這個問題也不必深究,詞人為了表達需要,完全可以不受制于地理、氣候的因素,能凸顯情感即可——朋友,到了江南趕上了春天,一定要和春天住在一起,住在一起了,就把春天留住了,也就把咱們的情誼留住了。

    從古至今,人們對春天都充滿期盼與熱愛,有踏春、賞春、詠春等戶外活動,也有迎春、探春、惜春等心理活動,但卻很少有人想到要和春天住在一起?!扒f和春住”,這一臨別叮嚀看起來好像有些矯情,其實是在暗示人與春天、人與自然的關系。也有很多人說過“住在春天里”之類的話,但與“和春住在一起”是有區別的,前者是春天的客人,而后者則是春天的主人。主人嘛,既是春天的占有者,也是春天的創造者,是春天的情人或者親人了。

    和春天住在一起的人定然是趕春的人。我在近郊的田野邂逅了一對養蜂的中年夫婦,他們正在早春的陽光下清洗蜂箱并作消毒處理,不久,蜂王就要在里面產卵繁殖了。擺談中我了解到他們一年中有大半年時間在遷徙,追趕蜜蜂扇動的翅膀。三月,就要從四川出發到華南,夏天則會去西北,秋天又要回四川來,因為故鄉的桂花開了,蜜蜂該回老家產桂花蜜了。養蜂人年復一年追趕一場又一場花事,是真正與春天住在一起的人。

    和春天住在一起的人定然是送春的人。送春,是錦上添花,也是雪中送炭。春節前,我和幾位書法家到一個鄉村給村民寫春聯。村上的第一書記是機關下派的大學生,他對村民們說,藝術家給咱們送來的不僅僅是春聯,還有春天。話說得文縐縐的,倒也貼切??吹酱迕駛兡樕媳淮郝撚臣t的笑,分明就看到春色與春意了。當下,數以萬計的第一書記正艱苦奮斗在脫貧攻堅第一線,帶領村民走上致富的道路,他們才是送春的人,這“春”既是項目資金、生產資料、生活用品,更是新科技、新文化、新理念。山村才有了春的氣息、春的和煦、春的生機。

    和春天住在一起的人定然是惜春的人。他們既珍惜春天的美景,更珍惜春天的光陰。我時常為那些在春風里忙碌奔波的人感喟,為那些在春雨中耕耘播種的人動容?;蛟S,他們根本無暇去領受春光的明媚與春色的絢麗,但卻在用辛勞為社會也為自己營造“春天”。由此我想到了古人董仲舒。他的書房后面有一個大花園,春天里開滿五顏六色的鮮花,但為了專心致志讀書做學問,他居然整整三年從未溜進園子里看上一眼。他是在辜負春天嗎?不,他已經讓另一個

    “春天”(人類未來、家國情懷、人生理想等等)駐扎于心了。心和春天住在一起,這才是“千萬和春住”的最高境界。

    春去春來,周而復始,乃大自然固有之規律。和春天住在一起,并不就是說要永遠與春天在一起。我們生活的國度是一個四季分明的世界,這是造物主的特殊恩賜,讓我們有了春夏秋冬和二十四個節氣,也就有了四季不同的豐盈物產,不斷滿足我們味蕾的多元需要;不同的氣候與溫度還讓我們的服飾豐富多彩,可以順應季節,穿著或厚或薄、或短或長、或捂或露的衣服。此外,還有“風光不與四時同”,讓我們目光所及之處總有新鮮與別致呈現。既然如此,又何苦到時候拽住春天不放呢?古往今來,偉大的人類改變了很多事物,卻始終無法挽留住時間,無法阻止歲月輪回季節循環,就不免會讓人傷逝——傷春悲秋的人之常情,這“情”固然有一種悲傷美,但換個角度看,也有其脆弱、頹喪的一面。如果一個人認識不到時序變化的積極意義,自然就具備不了適應季節變化的能力,當然也就沒有勇氣坦然面對時間推移和世事變遷了。很多人希望春光永駐,并由此引出青春永駐的企盼,愿望固然很好,但卻是在做違背規律的美夢。

    中國古時候的帝王都希望自己長壽,尤其是在擁有了天下財富和至高權力之后,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延長生命,以求有更多的時間來享受美好的一切。于是,或吃齋念佛,或修道煉丹,或祈天拜神。秦始皇就曾派徐福出海去尋找長生不老之藥,結果是仙丹靈藥沒找到,徐福也不知所蹤。帝王渴望永生,臣民也不例外。清末的章太炎,主張革命,反對帝制,但他跟皇帝還是有一個共同點,便是追求萬歲——查戶口填表時,在“年齡”一欄,他居然填“萬壽無疆”,但他也只活了67歲。就連諸葛亮這樣賢明的“千古一相”,也希望自己長壽(找了個理由,

    要假以時日以完成先帝遺愿,兌現自己承諾)?!度龂萘x》里說他“乃設七星燈,終日步罡踏斗以禳之”,七星燈就是古代術士慣用的“續命燈”。結果因魏延莽撞進入帳篷稟報軍情,將續命燈踏滅而功虧一簣。諸葛亮方知天命不可違,遂嘆曰:生死有命,不可挽也?!安豢赏煲病?,就是不能違背規律,這也算是諸葛先生給我們留下的一句至理名言。由此看來,和春天住在一起,還有順應天時或時不我待的意思,提醒人們要善待與春的緣分,珍惜春的光陰,即使在某一個時辰,“春天”不得不離你而去,也不會有太大的遺憾。

    其實,只要和春天相濡以沫,而不是淺淺邂逅,即使春去了也大可不必悵惘,對來春的期盼也是一種美好的情緒,這就夠了。何況,和春天住在一起融為一體了,自己就是春天一分子,春天去到哪里,人心也就會跟到哪里。心中的春天會超越自然規律而恒久,不管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,春之大門總會為有心人敞開,讓其自由往來,如沐春風,或者,賓至如歸。 


    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gebtly.com
    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ICP備案號: 蒙ICP備17001027號-1
    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    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    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    郵箱:xibusanwenxuankan@163.com
    電話:13384778080
    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    亚洲三级a√免费视频在线观看_日本乱中文字幕系列_亚洲色情片免费在线观看_亚洲色图人妻自拍
    <td id="x59cy"></td>
    <pre id="x59cy"><ruby id="x59cy"></ruby></pre>
    <table id="x59cy"></table>

    <object id="x59cy"><nav id="x59cy"></nav></object>
      <table id="x59cy"></table>

      <tr id="x59cy"><strong id="x59cy"></strong></tr>